现实

无上人皇0062章夏青阳坠崖

无上人皇 0062章 夏青阳坠崖

thuapr0220:00:00cst2015

接下来的盏茶功夫,漫长而又短暂,心惊胆战中却又掺杂着难言的刺激,毕竟这种高空中玩暧昧的机会并不多。

姜婷虽然姿色难比龙寒香和澜凤凰这等绝色,却也是一等一的美女,而且多了一份豪放英姿,佳人在怀,夏青阳也是难以抵挡这种销魂蚀骨的滋味,一双大手不自觉的抱得更紧了。

“嘤咛――”姜婷忍不住哼了一声,将头埋在了夏青阳的胸前,不敢抬头,夏青阳差点就把持不住了。

不过这时候那风却忽然听了,两人渐渐的稳住身形,一时间沉默下来,半晌之后,还是姜婷先开了口:“夏师弟,你在此接应我,我去把那花取来。”

说着,姜婷竟是解开了绳子,一只手抓着绳子,另一只手取出了匕首,夏青阳见状急道:“这怎么行?还是我去吧。”

“无妨!”姜婷对他温婉一笑,道:“你也有任务,你得帮我防备着有妖兽来袭。”

“妖兽?”夏青阳一怔,随即明白过来,道:“也好!”

姜婷点点头,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这里毕竟是悬崖上空,一个失手对他们来说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夏青阳一手攀住岩石,让绳子尽可能的稳定下来,姜婷脚尖在岩壁上一点,身子如飞燕般扑向那朵天风雨露花。

一丈距离转眼即至,姜婷险而又险的抓住一块凸起岩石,身子悬空,匕首飞快的将灵药挖下,单手接住,身子一扭,脚尖再次蹬在岩壁上,向着夏青阳所在的方向扑了回来。

过程叙来简单,实则惊心动魄,便是在深山中混迹十年之久,一向自诩胆大的夏青阳,也看的心惊肉跳,直到姜婷转身扑回来,悬着的心才略略放下。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上方云雾中忽然一道气浪俯冲而下,紧接着出现一对巨大的翅膀,火红色的羽毛如同燃烧的火焰,锐利的巨爪兜头向姜婷抓去。

“赤炎鹰!”姜婷惊呼一声。

夏青阳也是早有准备,身子一点,带着绳子往前荡去,同时猎刀照着那巨大的鹰爪劈出。

“锵!”赤炎鹰不屑一顾的猎刀却让它吃了大亏,它不过是二星妖兽,又没有银角碧鳞兽那般变态的鳞甲,对上锋锐的猎刀岂有幸理,血光溅处,已是断了一爪。

赤炎鹰哀嚎一声,扑扇着翅膀飞走了,姜婷也与夏青阳顺利的撞在一起,不过有了先前的经验,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倒也没再生出尴尬。

“快上去,我怕赤炎鹰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姜婷催促道。

夏青阳闻言急忙收慑心神,拽着绳子开始飞快的攀爬起来,很快二人穿过云雾,距离那崖顶已是只有几丈远的距离,眼看就要平安返回。

却不想真被姜婷一言成谶,上面忽然探出几个人头,看到挂在崖壁上的夏姜二人后,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精彩,当看到姜婷手中那还没来得及收起的天风雨露花时,更是惊喜万分。

“哈哈!想不到还真有这种好事儿。”一位浓眉大眼、脖子粗短的少年畅快的笑道。

边上一个瓜子脸的少年竖起大拇指道:“佩服佩服,李师兄说那赤炎鹰俯冲太快,必然是有异常,他们还不信,嘿嘿,也是他们没这福气,我看这灵药应该品级不低吧?”

另一边的方脸少年哂笑道:“张师兄这里又没外人,你又何必藏拙,这天风雨露花难道你还能不认识?莫非是打什么算盘不成?”

“嘿嘿,哪能啊,有李师兄在,这灵药自然是他的。”瓜子脸少年面不改色的道。

姜婷和夏青阳攀爬到距离崖顶大约一丈远时,那浓眉大眼的少年取出一把匕首压在了绳子上,低头笑道:“二位还是停下吧。”

姜婷抬头瞧了瞧,忽然笑道:“原来是罗沙门的李师兄。”

李姓少年皮笑肉不笑的道:“师兄我可不敢当,乾阳宗多大的气派,以前姜师妹可从没把我们这些人看在眼里过,如今倒是喊的如此亲热了,我还真有些受不了。”

“李师兄这是哪里的话,姜婷本就该喊您一声师兄的。”姜婷言笑晏晏,暗中却是捏了夏青阳一把,夏青阳知她意思,其实不用她提醒自己也明白,今日这事儿怕是难以善了。

这时旁边那瓜子脸的少年邪笑道:“李师兄你有什么受不了的,人家是喊你师兄,又不是喊你师叔――噢――”最后一句师叔喊得娇声娇气,有气无力的,学足了女人撒娇的声调,显然是在拿姜婷和云清的事情开玩笑。

姜婷怒火中烧,却偏偏发作不得。

那罗沙门的李师兄却忽然笑道:“姜师妹,我若是叫你把那花仍上来,你定然是不肯了,是也不是?”

“师兄明鉴!”姜婷笑道:“如此说来,叫你们先把我们拉上去,定然也是不成的了。

“我倒是有个主意,叫我们双方都可以接受。”那李师兄胸有成竹的说道:“你答应嫁给我,我便拉你上来,那花我也不要,如何?”

“李师兄不可!”瓜子脸的少年急道。

李师兄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那少年立刻闭上了嘴巴。

姜婷也不动怒,笑道:“你就不怕我上去之后反悔?”

“怕!”李师兄倒也干脆,道:“所以我要你起誓,而且要以你的家族名义起誓。”

姜婷冷笑连连,道:“想不到李师兄本事不大,心志却是不小。”

浓浓的讽刺之意李师兄岂能听不出来,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哼道:“装的什么清高!平日里与自家师叔玩师徒恋不说,如今又与这小子搞到了一起,可想而知你是有多么渴望男人。”

“你找死!”姜婷抖手射出匕首,然而她虽然是七星魂师,实力远超对手,此时却处于不利的位置,那李师兄轻易的便躲开了这一击,脸色一沉,刀锋便是在那绳子上划了一下,恶狠狠的道:“我看你是在找死!”

瓜子脸少年一看却是急了,忙伸手去拦,道:“李师兄小心些。”

却不想这一来倒是让那李师兄分了心,不小心力气用的大了些,将那绳子割断了一半,眼看就要断裂。

此时夏青阳却忽然一把夺过姜婷手中的天风雨露花,用力向上一抛,叫道:“给你们吧!”

李师兄见状也不去管什么绳子了,伸手去接那朵白花,不料斜刺里一把剑刺来正中他的肋部,动手发难的却是那瓜子脸的少年。

“好你个――”李师兄暴怒之下却依然忍着痛接住了天风雨露花,还不忘反手将那绳子隔断,然后举剑杀向瓜子脸的少年。

另一边的几个少年见此情景都是被惊呆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自处,低头看时,却见一道身影迎面而来,刹那间已到身前,一人下意识的出手,却被那人趁机抓住手腕借力跃上崖来。

“夏师弟!”姜婷在绳子断开的刹那只觉得身子一轻,腰部被一股巨力托起一松,便到了崖顶,借助那出手之人的手成功上来之后,忽然脸色大变,回头向下看去,只见夏青阳带着那半截绳子已是坠落云雾间消失不见。

那几人见姜婷愣神,互相看了一眼,四散奔逃,他们知道姜婷的境界,也见识过她的本事,自然没有留下拼命的打算,却不想这一跑倒是惊动了姜婷。

她蓦地长啸一声,闪身疾扑,七颗魂星同时闪耀,双掌翻飞,几乎一招一个,瞬间将三人毙命于掌下,接着身形一闪,来到兀自厮杀的李师兄和瓜子脸少年身侧,直接出掌攻向二人。

李师兄身受重伤,瓜子脸少年实力不济,二人相斗之下又耗费了诸多心神,在满腔愤怒的姜婷狂攻下,根本无力招架,勉强抵挡了数十招之后也纷纷中掌倒地,一命呜呼。

姜婷捡起被鲜血染红的天风雨露花,奔到悬崖边,定定的看了半晌,忽然发疯似的转身跑下山去。

却说夏青阳危急时刻想也不想的把姜婷推了上去,无力下落后心中却是苦笑不已:当真是造化弄人,不久前还针锋相对,如今却要为她搭上一条性命。

这悬崖深不见底,呼呼风声在耳边吹过,刺得耳膜生疼,夏青阳有些眩晕的脑海里不停的闪过小时候的情景,父母的音容笑貌恍如昨日。

“我还不能死!”夏青阳咬住舌尖,定了定神,心道:枉费你有如此机缘,拥有了许多人一生都不可能遇到的资本,岂能如此轻易就放弃,这悬崖再凶险,还有当日面对白光祖时凶险不成?

夏青阳飞快的思索着自己拥有的手段,却都无助于解决当前的困境,而那地面已经清晰可见,没有期待中的水潭,冰冷漆黑的岩石淡漠的等待着他的降临。

“若是有飞行魂器就好了。”夏青阳叹道,蓦地灵光一现:魂器,我怎么把那对翅膀给忘了!

他心情忐忑的将那对银色翅膀取出,却不知如何使用,想起那银角碧鳞兽的样子,心中一动,也来不及细想,反手直接插进了后背。

疼痛过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他分明感受到翅膀与背部的肌肉融为一体,他试着扇动了一下,竟然真的成功了,只是作用并不明显。

不过夏青阳还是欣喜万分,拼命的控制着翅膀扇动起来,却只能稍微延缓下降的速度,却并不能改变他被摔死的结局。

眼看就要撞上那冰冷岩石,夏青阳忽的的福至心灵,控制着魂星出现在背部翅膀插入的位置,顿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契合感,只觉得那翅膀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他深吸一口气,按照一定的频率扇动了几下翅膀,奇迹发生了,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忽然解体然后又重新组合一般,刹那间出现在空中另一处地方,虽然依旧开始下落,速度却大大的减缓了。

“呼――”夏青阳深深吐了口气,再次挥动翅膀,几次闪动之后,最终安全的降落到地面之上。

大同治疗早泄费用
常德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评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