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傲世傀儡师第四百二十五章紫衫女子上

傲世傀儡师 第四百二十五章 紫衫女子(上)

古辰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这间屋子因为zǐ衫女子那一声咳嗽,气氛更显凝重,

在她身侧,那个有着大傀师实力的络腮胡中年人,即刻起身,将傀力缓缓注入女子体内,待得银芒逐渐淡去的时候,zǐ衫女子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胸口也不再起伏,

定了定神,她莲口轻开,道:“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古辰,”古辰面不改色,淡淡回应道,他能察觉出zǐ衫女子的警惕,而那三个傀儡师在他开口之际,那种扑面而來的气力荡漾,却是令他有些不悦,

“原來是古公子,小女子这厢有礼了,感谢公子先前的馈赠,就是不知古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荒凉的小镇上,”

zǐ衫女子有意无意的上下打量起他,眼中也是充满了疑惑,这个镇子向來只是过往的商队,或者那些过着刀头舔血之人的暂居地,像古辰这种身材瘦弱,而且看上去沒有什么实力的人,倒是异常少见,

闻言,古辰也是听出她话语中的试探之意,道:“原本我是准备去天衍城的,结果中途误入了那十万大山,好不容易才逃了出來

傲世傀儡师第四百二十五章紫衫女子上

,就这样误打误撞到了这个地方,敢问姑娘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荒凉小镇,其实说是镇子,倒也不切实际,确切些说这里应该算是一个驿站,是由以往來往于这里的商队共同建立起來的,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不过因为这个地方正处于运输物资的一个中转地,而且不受任何一个城池管辖,却也成了一个龙蛇混杂之地,像古公子这样的人,在这里确实少见了些,”zǐ衫女子异常轻柔的说道,

期间她还不忘与那络腮胡中年人对视一眼,当见到那人轻微点头之时,才算是彻底卸下了对他的防备,

倒是他们之间的眼色,古辰又如何会看不出來,不过现在他可是几近一个废人,却也不愿多生事端,

转头不去看那几个傀儡师,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笑道:“照姑娘所说,你们应该就是來往于这个地方的商队了吧,不知你们此行的终点是什么地方,若是可以的话,能不能让在下也暂时与你们同行,你也看见了,就我这小身板,不知什么时候就被别人宰了喂狼吃呢,”

说话间,他还忍不住撩起那早已沾满泥土的袖袍,露出里面略显瘦弱的手臂,痛心疾首的摇着头,

“扑哧,”zǐ衫女子顿时被他这模样逗乐,道:“古公子说话好生风趣,我看你身板也挺结实的啊,怎么的就成了一副小身板呢,倒是我们的目的地也是天衍城,若是你不嫌弃我们商队寒酸的话,一起同行倒也无妨,”

“小姐……”

就在她刚答应下來的时候,那络腮胡中年人却是陡然一怔,急忙再度向她使了个眼色,显然他不愿如此轻易的就和一个陌生人结伴前行,

“林叔,沒事,看得出來古公子应该不是那些土匪之流,而且先前他不是还给我们的马队提供草料么,就带着他一道上路吧,”zǐ衫女子冲那被称作林叔的中年人轻轻颔首,

而中年人见她心意已决,再加上说了这么久,女子的气息显然又是开始起伏不定了,他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顺从的点头答应,

可以看出,这个林叔对zǐ衫女子显然相当关心,每当女子有着一丝不适时,他眼中总会流露出浓浓的焦急之色,

“那个,姑娘是受伤了么,不知能否让在下为你把把脉,”

良久,当那林叔再度替女子压制住体内隐疾之后,古辰想了想,忍不住开口道,

“你是郎中,”林叔显然对他这个头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很是信不过,说话间脸上再度浮上了浓浓的警觉,

“呃,不是,不过在下倒是略懂一些治疗之术,”古辰连忙摆了摆手,郎中这个词他可担当不起,他也从來不会自诩为悬壶济世的高人,只不过在湖底森林和大长老待了三年之长,对于治疗一途,他也掌握了一些皮毛,

“哦,古公子还会治疗之术,好啊,那就麻烦古公子了,”

他话音刚落,那zǐ衫女子的眼中陡然闪过一抹惊咦,就他现在这个模样,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那种医者联系起來啊,

不过就连zǐ衫女子自己也不知怎么的,一听说他会略懂治疗,就即刻答应了下來,似乎这个邋遢的男人有着一种奇异的魔力一般,

“小伙子,如果你真是替我家小姐治疗的话,那就沒问題,不过若是在这过程中,你有其他的想法,那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见女子满口答应,林叔也是來不及阻止,便只有狠狠的警告古辰一番,

“呵呵,放心……”

古辰不由被气笑了,不过他也不怪林叔话带狠意,倒是对这个实力并不强悍的中年人有了一丝好感,在如今这片大陆上,还能做到像他这样忠心为主的人,已经不多了,

來到女子身边,他就欲伸手压上那粉嫩白皙的手腕,

而见到他如此直接的动作,女子眼中不免闪过一抹娇羞,急忙将手缩了回去,

古辰一愣,最后还是在身边那丫鬟模样女子,拿出一块薄纱,轻搭在zǐ衫女子手腕时,他才恍然大悟,

不够从这样一个细微的动作上看來,他至少能够肯定女子的身份铁定不凡,像是寻常人家,或者稍稍有些权势的小家族,断然不会如此讲究,

“请姑娘赎罪,是在下唐突了,”

“不碍事,就请古公子替小女子把脉吧,”

说罢,她这才将手腕缓缓的伸至古辰身前,眼中依旧含着无尽的娇羞,

旋即,古辰也不做作,手指轻轻按在手腕上方,闭目凝神,一丝丝淡淡的感知力随即便顺着他手指落处,缓缓流入女子的身体中,

咚咚,咚咚,

房间中再度归于安静,周围紧盯着古辰,以防不测的四人,此刻也是凝神屏气,大气也敢出一下,生怕打扰到古辰的诊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