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斯诺大陆第一百三十一章茅山派

斯诺大陆 第一百三十一章 茅山派

“这説来话长了,在一次密境探险中,我和师兄茅易一起探险,在走到一个时空裂痕的时候,师兄痛下杀手把我推了下来,然后我就到这里了。”笨狗有些伤感的説道。

“怎么会这样?!你的师兄怎么敢做出残害同门的事情。”天怒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笨狗。残害同门这种事在天怒看来是不可能发生的,不管是魔教还是他们正派对于残害同门处理都是非常严肃的。他们从xiǎo就被灌输着对师兄师姐要尊敬,对师弟师妹需要关心的观念,就从师门对于魔人的处理方式来看,宗门没有放弃任何一个成员,即使他坠入魔道。所以在他看来残害同门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哎,这也怪我的师尊,一般每个宗门都有几个流派,而我们茅山派有2个大流派,一个是主张以御尸为主的御尸殿,顾名思义以养尸御尸为主,通过对自己手下僵尸们的修炼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另一个则是主张以身炼尸的修尸殿,死后把自己炼成僵尸,通过一系列与秘宝和珍惜材料融合来提升僵尸的品阶,以达到求道问道的目的。这两个流派是水火不容,常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xiǎo事而大打出手。虽然没有死人但是现在想想那会宗门非常的混乱不堪,人们天天都为自己的安危着想,修炼的速度很慢,都是先找一个靠山再説。”笨狗为天怒解释道。

“修尸殿,完全没有听过

斯诺大陆第一百三十一章茅山派

?那后来呢?”天怒又问道。

“后来,我拜入修尸殿。而我的师尊是一尊金尸,离天尸只有一步之遥。我和师兄分别是他们手下的大弟子和二弟子。我们对师尊都非常的崇拜和尊敬,师尊説什么我们都会坚定不移的执行。现在想想也真是有diǎn可笑,毫无自己的判断。”笨狗説着説着突然笑着摇了摇头。

“笨狗先生不是我想打断你,我的时间有限,请説重diǎn。”天怒听着笨狗越扯越远,赶忙制止他。

“哦哦,一説这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好多年了一直憋在心里没有人诉説,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听我説,我这就説多了diǎn,我马上就説重diǎn。”笨狗用手搓搓鼻子不好意思的説道:“让我师兄改变的是师尊的一个决定。当时我和师兄虽然都是师尊的弟子,但是他是大弟子,按理説师尊的传承应该给他,而且师尊也答应他了。但是师尊不知道因为什么又改变了传承,师尊最后决定把我定为传承者。我之后才领悟过来,只有唯一的一个理由让师尊改变了他的选择。那就是当时的大师兄并不是僵尸而是人,而我呢是已经死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僵尸了。也只有这一diǎn説得通,才使得师尊改变了注意。”

“师兄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整个人如同失了魂一般呆坐在原地,而我当时激动不已根本没有注意到脸色极差的师兄,之后我才知道师兄为了传承准备之足难以想象,甚至为了传承师兄都制定了一个死亡计划,为蜕变成僵尸做准备,但是没想到一切的准备都付之东流。等我平复了激动的心情那已经是一周之后了,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师兄是不是受刺激了。于是我就去找我师兄,可那时他也早已隐忍下来。表面上对我祝贺赞扬,但是其内心早已埋下了仇恨的种子,等待着发芽和结果。”笨狗有些疲惫的説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终于他等到时机。那年师尊身体越来越差准备闭生死观以冲最后的枷锁。而我则被师兄以一个远古遗迹为诱饵,骗出宗门,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当师兄把我推下那冰冷的时空裂痕时,我一脸迷茫和疑惑地看向师兄,师兄的眼神冷漠又无情,当时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那时我才发现我并不了解我师兄。之后我就来到了地府,到达地府反思多年之后我觉得我对师兄和师尊的行为已经了然了。但是从你刚才带给我的消息来看,我还是不了解师兄,他回去之后应该投靠了修尸殿,应该已经把师尊给炼化成没有意识的僵尸了。哎这一切都是命数啊。”笨狗不由得苦涩道。

“茅山派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呢。那你到底让我怎么帮你。”天怒直接问道。

“你用得是复活术,那你是不能把我带走了。”笨狗颇为遗憾的説道。

“带走是肯定不行的,不过我可以帮你报仇。”天怒拍着胸脯説道。

“就你?”笨狗一脸不屑的看着他。

“你别xiǎo看我,你看你这个2师祖不也被我轻松的压制住了么?”天怒满脸得意的説道。

“哼,我原来的绰号是疯狗。只是沦落到此地为了提醒我自己我才把名字改成这样的。而且我来地府的那天我的修为就被几个阴王联合起来封印了,再加上地府缺少灵气不能修炼人间功法,要不然就凭你开什么玩笑。”笨狗轻蔑的説道。

“那我现在不能帮你报仇,那么将来我肯定会为你报仇的,你就放心吧。”天怒宣誓道。

“不行。”笨狗拒绝了天怒的提议。

“你不信任我?”天怒有diǎn生气的説道。既然不信任他还在这里浪费这么多口舌,这不是在耍他么?

“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我不想报仇。”笨狗平静的説道。

“不想报仇?你师兄把你弄到了这个鬼地方,而且你的师尊很有可能也死在他的手上,你不恨么?”天怒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恨,我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早一diǎn看出师兄的问题,为什么会贪恋那原本就不属于我的传承。如果我能早一diǎn明白这些,也许师尊和师兄还会和好如初吧。”

“可是没有那么多如果。”

“可是我师兄也已经死了,就算他没死我也不会报仇了。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从来就没有恨过我师兄,所以我也没有理由去找他报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