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声叮咛

一个没有能够被约束

可以放肆的讽刺的甜蜜的地方

我们可以失去

也可以拥有

我决然地选择放弃一种

疏漏的茫然

请你记得

一个个可爱地玩笑和小小心灵零落地诠释了整个青春的末端细枝

请不要问我是谁

仅仅做一个明晰的,清澈地没有空气和阳光的水域

不是死海

不是落寂的黑暗

也可以是骄傲的心机

可以欲望的碰撞

甚至可以相互的欺骗和利用

没有空间的空间已经全然没有了意义

我们的世界已经到了有权利拥有空间和时间的隔离和聚合

请不要轻易地哭诉某些人的无情和猥琐

请不要认真得面对一场既定的游戏

中忙碌当中寻找不到的爱情的影子

和那星辉满天的远方绽放的岁月的风声

那是歌声

是素面朝天后的自信还是孤独身后的稳重

共同要换来的迷惘以及迷惘身后的清明

我不要这生命

要向黑暗的力量

吹出奋战的号角

和拿血肉模糊的血迹一起染红整个的人类文明

可以是一种种制度和主上生命的引子还有的细密

尽管没有人能够听懂我们的言语

尽管最最古老的物质文明已经不能够完整地存在

尽管这个轻轻地浮浮的实际存在的存在还拥有那么一点点荒唐的意义

和那可悯的奄奄气息

这明明是一种文明在向另一种文明激烈跨越和愤懑抨击

我愿做一颗绝响的原弹

用整个身躯的烈火似的激情和热血

将世界的全部唤醒

哪怕粉身碎骨后的无依

哪怕这世界的声音再也不存在我的影子和幻像

存在着存在

沉迷后沉迷已经不再是明媚的智慧

青春

素月的安宁

和年岁的迷惘

不能再等待这个愚蠢的文明继续前行

生命的列车已经启动

我的行程不再是短暂的站点

或许真的从来没有过终点

尽管风景并不太一样

从天文的角度分析一个有一个黑夜的深处

和冥界的模糊的身影

多少人真的没有忘记

人的生命死和生共同存在的意义

痛苦和快乐

在某个不知名的永恒里似乎轻微地不再值得提起

我是一个人

具体的人

是物质

一种被赋予特殊的语言的物质共同体

他可以被小范围的认知

也可以从宇宙的某个角落淡然的消失

孤独

一直地孤独

或是永恒地孤独

没有人可以解救孤独这个囚牢的终身犯人

孤独本身是人的定义

和人存在和不存在的一点点荒唐或是不荒唐的定义

只是没有人可以忘记

认得一生

终究是孤独地来

而零落地去

有的人可以赋予生命一点点可笑的意义

它的通行度小得可怜而被忽视

人类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

科学也是一种严肃的玩笑

这是人对于自己小聪明的界定的美妙的额掩饰

可是我们的理念和灵魂一起告诉了自己

身边的额一切可以存在也可以瞬间消失

只是时光的差异

可以与你有关联

也可以与你毫无关系

只是岁月的意义

岁月或许只对人有那么一点点可怜的欺骗

或许自然和自然之外的生命和被称之为生命之外声息

都可以拥有幸福底真意

眼光可以铸造温暖

他拥有了绽放的意义

空气可以广大宽宏

他拥有了辽阔的意义

大方是宇宙的本真

自私是人类的丑陋

请告诉我

诗歌是什么

诗与歌是否要分开

日和月为何要相望

是情在牵系

还是缘的安排

没有人能够清晰

每一个刹那

我们的偶然是什么

一个全部是模糊的世界

千千万万个永恒成为了凄迷的瞬间

篇篇幅幅的誓言变得十分脆弱不堪

永恒是什么

生命是什么

是凄迷

是惶恐

是零落

还是甜蜜

是辛酸

是痛楚

是离合

还是圆满

都不是

雪白的信笺

灵动的文字

和我心中清晰的思维

不要模糊

不要恐惧和害怕

我们只是一个平凡的人

只要一份尘世中的简约的幸福

有那么一天

不用再去追逐故事和模仿故事

因为我们的身边时时刻刻的存在着故事

我们在路上

发现

并创造着风景

一个人

或是一堆人

或是简单的两个人

只是数量的变化和思维的冲击在左右着生命的状态

直到有一天

我们厌倦了生活

直到有一天

生命的一切意义都在弥留

直到有一天

我们已经不再是我们

岁月已经在流向不同的时空

那时刻的爱

才是最真

那时刻的幸福

才是被赋予特殊的意义

直到

我的思维停顿

怀念一场青春

有欢乐和痛楚

有幸运和错误

有太多的迷惘和苦累

青春

是一种叫做忧伤的光子

十分耀眼

我难以单独地告诉某个人

留下还是离开

存在还是消隐

只是我们的关心

只记得一哈子在欺骗着最最亲爱的人

永远也不愿意忘记为何要做作

生之艰辛

还是死之无奈

都不是

只是忘记了该记得确切的东西

我们的快乐寄托在文明的进程之上的人

那是怎样的额愚蠢

一切的幸运和快乐

尽要来源于我们的心灵

如若我不再担忧未来的空白和不再叹犹曾经的碌碌

或许我就是一个醉着的醒者

无论生命是醉态还是醒着的

只是我们的意义没有轻易地变化

时光在剥夺我们的拥有和拥有

时光在变化我们曾有过的变化

无论你是在做着些什么

只是变换着

毫无声息

就像自然界万物一样没有确切的规律和模糊

犹如一场夏雨样的骤然

浅淡而浓烈

我需要一种寂然

只需等待

就像生命一样平凡地等待

平凡地存在

存在

萨特的真理

在我们这里定可以应验

一切的不能宁静

解释不明的事物

同样出于心的声音

荒唐而又坚定

人的滑稽

甚至可怜就在这里

如果没有真

还要那心做得了什么

还是被欺骗的

只有你

只有自己

世界可以不终不结

然而生命的单位却可以很简单

我愿意按照自己的心来活着

从来不要去奉承和迎合

值得做得

值得爱的

甚至需要去用生命与之交换的

在眼前的生

也没有那么珍贵

一个平凡的人

也可以拥有不平凡的人生

没有一种制度是永恒不变的

包括人的自私

和欲望

以及一切可以控制的和不可以控制的因素

只是人的本质也不要去轻易定义

人终究是太复杂

复杂到让以个人找不到真正的额自己究竟是谁

只知道这是一场一个人该拥有的幸运和幸运身后无知共同伴随而来的麻木

然而

生之所系

没有错误

也没有过失

我们都在自己断章的领域里蜗行摸索

我们有着共同性质的方向和未来

甚至

我们在相互致意

尽管没有人能听懂我们的言语

尽管在风雪之中清扫岁月留下的碎屑

还是整理生命赋予的厚礼

我们不知道

很多人不知道

甚至你自己

也在模糊当中寻找黑暗的救赎之道

和那不再出现的声响

迷人

忽然

和无力

生命是不能有半点而严肃的

在某种简约的条例里

求索

匍匐

和呐喊

但只要清晰就可以

清晰的生命和清晰地曾经

从来没有懊悔着的过往故事的时空

也从来没有艳羡着明日的金黄屋

只是门前流水能西

柳间燕语频迹

千百年来

寻找和等待的

还是这宁

梦里重逢

只身天涯

只为一声叮咛

小孩晚上咳嗽怎么缓解

小孩咳嗽如何治疗

小孩咳嗽怎么办

论坛开发成小程序
小孩一到晚上就咳嗽怎么回事
尿痛尿频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