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第五十七章从头上掉下来的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五十七章 从头上掉下来的少女

我蕾奔跑在黑暗的通道中,远离了身后的大厅。不管跑了有多远,或许只是一段很短的距离,她感觉自己迈出的脚步并没有离开那里,而朱利叶斯仿佛就在自己身后。如果不是自己一点战斗的能力都没有的话,她是不应该离开的,也不想离开,但是正如朱利叶斯所说,她在那里真的毫无用处可言——如果是探路或是侦查这样的事情的话,她娇小灵活的身躯,还有一直在下水道探索的经验,都能让她发挥出不少的用处——如果是平时的话,确实是如此。

但是现在可不同以往了,他们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有很熟悉这个地方、正在追杀他们的黑袍,而这些黑袍让蕾从心底里冒出了恐惧,让她的感觉都变得迟缓了很多。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什么奇怪的法术的缘故,又或是她真的害怕了……这些是都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她再去想也没用,因为她根本无法解决。就好像她现在正在狂奔,只能将朱利叶斯抛下不管。

她奔跑着,思考着,但是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自己能怎么帮助朱利叶斯。她相信朱利叶斯的本事,但是她并没有盲目地认为朱利叶斯真的能轻松对付两个看起来像是法师的人,哪怕在她离开的时候,朱利叶斯看样子已经掌握了局面,这也是她为什么能安全地离开的原因。

朱利叶斯,求求你了,千万别死在这里啊……蕾只能在心里不断祈祷,希望朱利叶斯会安然无恙地出现在自己身后。她不想看到朱利叶斯因为保护自己而死,他是可以逃掉的,但是却拼上了性命,为她这么一个认识了连一年都没到的人留在了那里,和那些危险的黑袍们对峙。

如果自己长大了,拥有力量的话……蕾一直都渴望长大,但是从未像现在这般如此痛恨自己的弱小。

脸上伤口带来的痛楚让她忘记了双脚的疲劳,她没有停歇地奔跑着,经过了又一个大厅。这个大厅和刚才那个并没有什么区别,天花板上同样有一个洞口,只是蕾现在并没有心情去管这些,这里并不是终点站,只是中途经过的一个并不值得留心的地方。再说这个大厅实在是空旷得什么东西都没有,也根本没有什么东西能注意的。

但是在她马上要离开这个大厅的时候,她听到了来自上方的声音。天花板发出了轰隆的声音,对来自上方的崩塌很有经验的蕾马上警觉了起来,抬头望向上方,耳朵也竖了起来,她可不想因为太过慌张而忽视了身边的环境、发生自己被崩塌的天花板给压死这种事,那么朱利叶斯拼命保下来的这条命,就真的是毫无意义了。

天花板看来没有崩塌的迹象,但是里面传来的某种东西流动的声音让人深感不安。蕾听了一会后,发现那是液体在流动的声音,所以天花板上的动静才会这么大。

蕾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这来自头上的动静可不小,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让人安心下来的样子,她很担心自己要是继续往前跑的话,会不会天花板就突然掉下来,但是现在要她找到一条算得上安全的路,那也实在太强人所难了。

她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地方该不会要彻底完蛋了吧……她可不认为自己和朱利叶斯这样的老鼠来到这里,会引起这么大的连锁反应,非要说的话,那两个黑袍的嫌疑可能更大。

在蕾胡思乱想、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个洞口发出了非常大的声音。轰隆一声,听起来像是重物被移开的样子。然后,蕾看到了水从那个洞口倾泻而下。从那洞口落下来的水,可不是细水流那样的规模,落下来的,是有整个洞口那么粗的水柱。大量的水从洞口中流下,直落在大厅的地板上,水花飞溅,溅得蕾全身都湿透了。她挡住了眼睛,从手指缝间看那洞口,只见洞口还在不断往下流水,就像是一个罐子被捅破了底部,水就在那个缺口流出来。

但是只是一个罐子的话,可不会有这么多的水。水在源源不断地流下来,很快地上的水就淹没了她的鞋子,让她整个脚掌都泡在了水中。她很担心这里会不会直接被水给淹没,如果只是这个地方有水从天花板上落下的话,那么地板不可能会这么快被水给覆盖的,她听到了其他地方似乎都传来了水声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第五十七章从头上掉下来的

,也就是说,这里发生的事并不是特例,在其他的地方也在发生。

她不想留在这里,但是听着身后的通道传来的轰隆水声,她认为自己现在跑出去的话,说不定就在哪里被水流给卷走,然后冲到别的地方去,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她被冲回到黑袍的面前,那可就再没有什么侥幸可言了。她在想,这会不会是那些黑袍们干的好事,但是他们搞出这么夸张的动静,难道就是为了对付她和朱利叶斯吗?他们应该没有那么蠢才对。

对蕾来说,幸运的是落下来的水开始变少了,从一开始的水柱变成了细长的水流,直到再也没有水落下。

但是在流水停下之前,有东西从洞口落下来,落到了蕾的面前。那不是水,而是很实在的一个重物,看起来不大,但是落在地上带起了一片的水花。那东西掉落在地上的时候,还发出了叫声,听起来像是摔疼了的样子,让蕾也觉得自己头上的伤口在抖动发作了。

那声音听起来是一个女声,并没有比蕾大多少。那东西站起来的时候,蕾终于看清楚落下来的到底是什么了。

那是一个比她高不了多少的女孩,看她的样子的话,肯定比她这个小孩子要年长许多,但是和别的成年人比的话,那就完全是一个少女了。

这名少女全身都湿透了,身上的斗篷紧紧贴在身上,水珠在斗篷边不断滴落,落在水面中,带起小小的涟漪。

友情链接